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 北京  | 加入收藏

24小时播不停:

您的位置:娄星新闻 > 体育赛事 >

CAS仲裁报告:孙杨不想让样本被带走 检查官建议

来源:     作者:admin666     发布时间:2020-03-06 00:37

北京时间3月4日消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官网公布仲裁报告,对于孙杨摧毁血样样本,CAS表示尽管孙杨方面认为兴奋剂检查官(DCO)负有责任,但他的说法并不成立,而在CAS看来,根据现有证据表明,孙杨是主观上不希望血液样本被DCO带走。

孙杨方保留的已经被损毁的血检瓶

关于孙杨如何摧毁血样样本,CAS在仲裁报告中指出:“首先被检测的运动员辩称,是兴奋剂主检查官DCO最终决定停止兴奋剂检测程序,先是尿液,然后是血液的采集,她要求运动员从容器里取出血液,而运动员坚持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不配合。”

CAS仲裁报告中随后写道:“关于DCO停止样本检测,仲裁小组根据所掌握的证据,尿液样本收集过程被终止,或者经DCO同意一旦尿检人员DCA被排除在测试任务之外,但这不影响采血过程。”

根据孙杨方的说法,以及他们公布的视频里,三名检查人员跟孙杨在一起签署一份协议,协议里三名检查人员承认,因为没能出示充分的资质和证件,而未完成检测,检查人员同意不带走运动员样本。

对于孙杨的说法,CAS仲裁报告中也进行回应:“在孙杨队医巴震起草的报告协议中,尽管兴奋剂主检查官DCO、血检官BCA和尿检工作人员DCA在文件中签名,但不意味着他们一致同意,他们只是作为证人在文件上签字。

而且,CAS方面也没有相信DCO主动建议他取走并销毁含有他提供的血液样本的容器,“此外,运动员表示兴奋剂主检查官DCO主动建议,他拿走然后销毁装有他提供的血液样本容器,这种说法不值得相信。而韩照岐在书面声明中说,他已经告知兴奋剂主检查官和巴震,不能带走血检官收集的血液进行检测,并且巴震对此确认,巴震作证也表示,他本人也已经告知DCO,无法带走血液样本。”

“CAS仲裁组认为,根据以上这些陈诉,我们发现主动阻止血液样本采集过程不是由DCO完成的,而是运动员完成的,或者是他的随行成员主动提出的,或者在他们的积极推动下完成的。在CAS仲裁组看来,韩照岐在庭上作证表示,DCO当时强调样品应该被带走,DCO和巴震也证实了这一点。”

CAS报告还指出:“即使运动员本人以及她母亲的回忆是完全正确的。DCO告知运动员“如果您能够采集血样,那就继续”,这不足以证明是DCO建议运动员应销毁血样,或者是在在DCO的提议下结束了血样采集程序。相反,经过长时间的激烈讨论,并在反复尝试警告运动员可能带来的后果之后,DCO认为她别无选择,只能遵守运动员要求退还其提供血样样本的要求,在这方面仲裁小组注意到,运动员似乎具有强势个性,并且似乎期望应该允许他的观点占据上风,这一点在听证会也得到明显体现。

“CAS仲裁小组认为,在运动员不希望继续合作时,DCO试图说服运动员继续进行样本收集的效果是有限的。根据现有证据表明,运动员听从巴震医生的建议,而巴震医生又遵照韩兆奇韩照岐的指示,决心收回提供的血液样本,并确保样本不能离开他的家。在这种情况下,CAS小组认为DCO在运动员家中,在其保安和团队成员在场的情况下,可能认为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接受运动员的决定。而在这种情况下,DCO的职责是警告运动员要为可能造成的后果付出代价,事实上她遵守了这一职责。”

CAS公布的仲裁报告中,强调孙杨另一个理由也不成立,“运动员坚持认为,DCO告知他必须随身携带样本,这促使他采取销毁血液容器的行为。但是波帕先生(DCO的上级)作证表示,这只是在情况升级之后才发生的,毫无疑问,运动员及其随行人员已确定要回收血液样本,而波帕先生指示DCO,告知运动员,他不能留下任何东西,试图最后一次尝试带走她血液样本。”

“DCO在她的书面声明中指出,她已告知运动员不得留下任何东西。她还说,当运动员及其他的人员,要求打开容器并取出血样,以便她可以拿走容器时,她强调不能打开容器,这是固定的,并且不允许运动员保留完整的样本或打开的样本,并且告知,该行为被视为违反反兴奋剂规则。”

而仲裁报告得出孙杨为了留下样本,选择主动摧毁容器,“根据现有证据,CAS仲裁小组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运动员及其随行人员打破了容器,目的是留下血液样本。破碎的容器必须归还给DCO,如果血液是从血管中抽出的,并将所有损坏的设备交还给DCO,那将是更合乎逻辑的。但是这没有发生,因此认为运动员通过造成容器破损,而阻止DCO带走收集和密封的血液样本去检测,由于破坏了玻璃容器,也破坏了样品的完整性。”

CAS在仲裁报告中得出的结论就是:“CAS仲裁小组认为,样品留在巴震的监护下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样品已经无法进行有效测试。因此,CAS仲裁小组得出结论认为,运动员未能证明是DCO中止了样品采集过程,或者是她建议销毁血液样品。而参考运动员Azevedo和特洛新闻在线伊基案例中提到的,在任何合理和客观的基础上,运动员所面临的情况,并不形成令人信服的理由,促使他采取自己的方式来应对,防止DCO携带提供的血液样本离开他的家。”

上一篇:CAS仲裁报告:三检测人员资质均符合条例 身为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