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 北京  | 加入收藏

24小时播不停:

您的位置:娄星新闻 > 体育赛事 >

放倒孙杨的WADA与体育冷战

来源:     作者:admin666     发布时间:2020-03-06 00:37

文 | 摩羯商业评论

2月28日下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通过新闻稿形式发布孙杨案裁决结果,裁定孙杨禁赛八年。至此,已经纷纷扬扬长达两年半的孙杨“暴力抗检”案画上了第二个逗号。上一个逗号,是在2019年1月,国际泳联就已经就孙杨一事进行过裁决,当时国际泳联认为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史无前例的是,国际泳联因为这一裁决,使得自己和孙杨一起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告上法庭。估计很多人都会被搞的晕头转向:作为国际奥委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分管奥运会金牌第二大项的国际泳联,竟然沦落到了被告席而且输了官司?

其实,比国际泳联更惨的是金牌第一大户国际田联。

2020年1月15日,调查审理前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腐败案的检方宣布,对这一案件的审判因故推迟到今年6月进行。86岁的拉明·迪亚克是前国际田联主席,国际奥委会荣誉委员。

拉明·迪亚克

2015年11月10日,WADA在日内瓦发布的报告,让田径运动发生一次大地震。这份报告除了建议国际田联对5名俄罗斯运动员进行终身禁赛外,对前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正式提出指控,这是担任田联主席长达15年的拉明-迪亚克命运转折点。随后,检方指控其在1999到2015年担任国际田联主席期间,有“行贿受贿”、“欺诈”和“有组织洗钱”行为,并将在法国出庭受审。

实际上,世界体坛从2015年开始,就被WADA搅动的天翻地覆,孙杨案不过是这一系列体育界动荡局面的一个新热点。人们不禁要问:

并无嗑药证据的孙杨团队,为何会输掉官司?

2014年后咄咄逼人、四处“搞事情”制造国际新闻的WADA,究竟是何方神圣?

01 孙杨团队败在哪

经过信息披露,孙杨案的基本事实已经很清楚:孙杨受到WADA惩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使用或尝试使用违禁药物,而是因为他以检测人员出示的授权证明不合规为由,终止了已经进行到一半并完成抽血的检测程序。

2月28日,孙杨聘用的国内律师事务所发出了一封措辞激烈的声明,直指事件主角之一—国际兴奋剂检查公司(IDTM)聘用的兴奋剂检查官(杨冰柔),并指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的判决不公正。

但这一切为时已晚。

由于庭审是公开进行并且有媒体直播,所以孙杨团队败诉的过程也全部被记录了下来。

纵观整个双方控辩过程,我们可以把孙杨团队最后败诉的原因归结为:严重轻“敌”,具体表现又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1.一年前判孙杨胜诉的国际泳联反兴奋剂仲裁法庭(FINA Doping Panel),与此次WADA作为原告,而自己和国际泳联一起成为被告的国际仲裁法庭有着本质区别。而孙杨团队申辩策略并未作出针对性调整,也没有认真研究之前胜诉过程中的漏洞,仍然把申辩重点放置在了《ISTI血样采集指南》要求人人持证以及并未“暴力抗检”上面;

2.对于此场诉讼有很高几率发生,且WADA势必会集中火力攻击四个要点皆准备不足、申辩无力——

(1)主检官等三人作为一个整体并不违反《WADA检测和调查国际标准》(ISTI),而虽然违反《ISTI血样采集指南》但后者不具备强制力;

(2)为何在之前的多次检查中未对检察官证件提出过异议;

(3)主检官是否已明确告知孙杨中断药检的严重后果;

(4)WADA律师抛出的“此例一开,其他运动员如何如何”老生常谈假设;

3.没有制定出万一庭审进展对自己不利而抛出的B计划(比如在文字陈述中可以实事求是,把打电话征求意见的自己,与下决定的教练、领导分置,但实际上孙杨把火力都引向了自己)。恰相反,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的回答是:

“是运动员填写的记录单,我并不清楚。”

这就把责任全推给孙杨了,这也属于没有做好内部协调,严重轻“敌”的一个表现。

WADA的四个火力点若能捉住一个有效申辩(孙杨也的确具备有力申辩条件),即使不能完全以辩论取胜,亦即即使不能证明有权以IDTM人员出示证件不足的理由而拒绝接受其检查,但也能很大程度上降低惩罚标准,并且与道德指摘之间建立防火墙。

遗憾的是,正如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奥地利国际反腐败学院反腐败学硕士吴明,在观看现场直播后撰文所说:

“在二审直播庭审过程中,我们看不到孙杨一方对ISTI第5.3.3条(即阐述药检人员应有资质证明的条款——编者注)展开阐述,哪怕是重复之前国际泳联仲裁庭的13页论证?……而是搬出来WADA官网上的另一份规则《ISTI血样采集指南》进行抗辩……”

无独有偶,懒熊体育的法律专栏作者、亲赴此次法庭现场旁听的蔡果律师也提出了相似观点:

“孙杨方任命的仲裁官Philippe Sands教授问出了许多直击本案要害的关键问题,其中一些问题,若展开辩论,或许对孙杨是有利的(比如,Sands教授指出本案中存在运动员对其医生、团队有“高度依赖”——编者注)。”

总结一下:在这次庭审中,WADA方面虽然咄咄逼人,但并不具备法理上的绝对优势。其对孙杨和国际泳联的指控认为,授权证明即使有缺陷(例如抽血官和抽尿官没有合格资质,主检官出示的授权文件没有孙杨名字),也是轻微的,检查人员偏离指南的行为(在检查过程中拍照引起孙杨警觉)在性质上都是微不足道的,不会影响收集的血样的完整性,也不应该使整个检查任务失效,也并不能证明孙杨的行为是正确的。

而孙杨方面却没有抓住申辩重点,没有着重强调这种程序缺陷并不“轻微”,而是严重影响了己方对于检察官员的信任,并且对方没有准确告知己方终止药检程序的严重后果,并未未曾拿出《拒检表格》让运动员签署(《拒检表格》上写有运动员的行为已构成违规及所要面临的处罚等内容)。相反,正如上文所述,WADA方面却大肆渲染了“此例一开,其他运动员如何如何”的论调,声称将形成“孙扬效应”(“Sunyang Playbook”),反兴奋剂检测制度将无法执行。

在药检官确有程序缺陷,并且孙杨已经取得过国际泳联庭审胜诉的情况下,该次庭审的裁判本质恰如首都体育学院体育法与体育规则研究所所长韩勇所说:

“本案的CAS仲裁员,将在两种冲突利益间寻找平衡,如果坚持程序正义、存疑有利于被告人、保护运动员权利原则,则裁决将有利于运动员;如果坚持反兴奋剂的严格责任、维护反兴奋剂工作的权威性,则裁决将有利于WADA。”

我们知道,在美国的律政题材影视作品中,美国的律师最善于夸大一个瑕疵的危害,最善于用无罪推定原则让陪审团认定个人利益应该被至于组织尊严之上。

其实,在庭审现场,连孙杨方选定的仲裁官Sands教授也看不下去了,他使用了“Did you pause to think” (你们有没有停下来想一想)以及“Did you turn your minds”(你们有没有转变想法)等强烈的语气——在笔者看来更像是提示孙杨方面——围观者都看出来了,在此次申辩中,孙杨团队将宝都押在了己方对规则的主观理解。

很遗憾,由于对此次生死攸关庭审的重视程度不够,在一审中已经获胜的孙杨,手里握有国际泳联给予的好牌的孙杨,却在直播庭审里败得很难看。而这种轻视,在孙杨母亲后来的声明与孙杨聘用的中国律师公司措辞强烈声明中也可以明显感知到。

孙杨母亲说:

“中心某领导给孙杨指派的律师能力不强”,“就连听证会翻译的重要任务,都是临时从翻译公司找来的翻译”。

而律师事务所指责杨冰柔说:

“始终在歪曲事实、自相矛盾、谎话连篇,甚至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出庭出庭作证时连其在国际泳联听证时所作部分符合客观事实的陈述也再次以谎言彻底否定。”

——显然,孙杨方面把希望寄托于对方的证人杨冰柔的再次陈述与国际泳联庭审时一致。

由于孙杨要求CAS开庭公开审理此案,欲证自身清白,所以此案也成为了CAS历史上第二个公开审理的体育仲裁案(第一个是1999年爱尔兰游泳运动员德布鲁因兴奋剂案,但那时WADA还没有诞生)

然而,孙杨团队在公开审理中败得很难看。

中国人的大多数自然不会认为孙杨嗑药,顶多说一句他是“妈宝”,“巨婴”。但霍顿之流和西方媒体会一拥而上攻击孙杨,则也是随后可以预见到的事情。遗憾的是,由于这次败诉,孙杨会急剧掉粉,有湖北帝成特种环卫设备有限公司耐心听他解释的人并不会很多。

事后回看,无论如何,孙杨本都不应该对此次庭审如此大意,这是因为,有能力把国际泳联和孙杨送上被告席,却仍被孙杨轻视的WADA,自2015年以来已经在全球搅动了好几次“腥风血雨”。

02 体育“冷战”与WADA

在WADA掀翻俄罗斯和国际田联之后,就曾有媒体指出:体育“冷战”已经开始。

相信,50岁以上的人对体育冷战并不陌生。1980年,莫斯科举办夏季奥运会。美国等国以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为由,拒绝参加这场第一次在社会主义国家举办的奥运会,而中国也没有派出代表团参加这次奥运会。

四年之后的洛杉矶奥运会,苏联等国家采取了针对性抵制行为,中国由许海峰夺得奥运首金。

1998年,由于动作失误而造成终身残疾的体操运动员桑兰,所参加的友好运动会,正是苏美之间“同而不和”的冷战产物。诞生于1986年的友好运动会,自2001年起退出历史舞台。

2020年的春天已经到来,但新冠疫情正在日本爆发,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至今悬而未决。

但不管是照常还是延时,俄罗斯都将缺席这届奥运会。这与1984年的局面类似。

实际上,“让体育远离政治”是以顾拜旦为代表的人们的一种美好期待。遗憾的是,作为最有影响力的全球性赛事,奥运会一直都与政治有着深度关联。

被称为体育“冷战”的这一波,源自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同样是以政治话题闪耀史册。

实际上,在2014年举办索契冬奥会,从头到尾,都被“冷战“气息所围绕。

北京时间2014年2月8日凌晨,第22届冬季奥运会开幕式在俄罗斯索契的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在开幕式上呈现奥运五环的方式非常独特,五环由雪花慢慢转化而来,从空中飘落。不过这一关键环节却出现了重大“失误”,在现场有一片雪花未能转变,于是便出现了奥运五环变成“四环”的一幕。而没有绽放的那一环,恰恰是代表美洲的右上角的红色环。

当时,这成为了各大媒体和商业机构炒作的话题。

而就在索契冬奥会的残奥会闭幕当天,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公投以超过96%的赞成率通过,俄罗斯军队陈兵乌克兰边境。

第二天,克里米亚宣布从乌克兰“独立”。第三天,俄罗斯总统普京便与克里米亚领导人签署了加入俄罗斯的条约。克里米亚闪电入俄令西方一片愕然,很多西方媒体都将索契冬奥会视为普京的障眼法。而普京当时串联起俄罗斯数百年历史的“血性”演讲,更令西方阵营震怒。

不久之后,WADA就开启了其延续至今的狂飙模式——指责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舞弊进而逼反罗琴克夫,控告刚卸任的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时隔八年后没收中国运动员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三块金牌,发表欲将俄罗斯体育全部掀翻(的确达到了目的)的《麦克拉伦报告》……最近的一个大动作,就是把国际泳联和孙杨告上法庭并取得了最高限判罚。

这听起来当然是有一些“阴谋论”的味道。但一系列的不正常现象,使得WADA被质疑声越来越多。

WADA扳倒俄罗斯的关键,是在索契冬奥会之后指控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的主任罗琴科夫,指控其摧毁了1400多份血液和尿液样本。当俄罗斯当局决定审查罗琴科夫的时候,罗突然叛逃到了美国并立刻成为污点证人开始大爆“猛料”,指责发生在俄罗斯的兴奋剂事件是长期的国家行为。

(罗琴科夫赴美后改变了外表)

生于1958年的罗琴科夫,曾经是一名田径运动员,后来考入莫斯科大学化学系,就读于化学动力与催化专业,并拿到分析化学的博士学位。早在80年代,罗琴科夫就开始主持莫斯科反兴奋剂中心工作。在叛逃之前,其职务是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的主任。

无论是外表还是事业,罗琴科夫扮演的角色都像极了美国名剧《绝命毒师》里的男主角海森伯格。

索契冬奥会结束后,罗琴科夫被普京总统授予了象征着荣誉的友谊勋章。此外,还得到了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表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甚至在一份报告中将索契称作“奥运会反兴奋剂项目演变中的里程碑”。

一夜之间,从“反兴奋剂英雄”变成了“投敌者”,亡命天涯,谍影重重。罗琴科夫也被媒体成为“俄罗斯的斯诺登”。而这一切,都是标准的冷战剧本。

然而,与斯诺登不同的是,罗琴科夫在美国可谓是“全方位展现价值”,做采访,写报告,甚至还拍了一部纪录片《伊卡洛斯》,全方位揭发俄罗斯。

基于罗琴科夫提供的材料,WADA于2016年先后发布了两份《麦克拉伦报告》,期间,巴西举办里约奥运会举办,俄罗斯的田径、举重以及残奥会代表团被禁赛。但是,俄罗斯却在极困难的局面中却扳回一局,让WADA和美国很难堪。

就在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不久,一个名为“奇幻熊”的黑客组织,侵入了WADA的数据库,并在20天时间里公布了6批共127人的从WADA那里获得“健康治疗”豁免权以合法服用兴奋剂的名单。

在这127名“持证吃药”的运动员之中,美国在这份禁药榜单中以28人高居榜首,英国则以24人紧随其后。其中,包括美国体操名将拜尔斯、网坛双姝威廉姆斯姐妹、英国长跑名将莫·法拉、环法冠军弗鲁姆和维金斯、英国女子拳击奥运冠军亚当斯等体坛巨星。在欧美之外的国家中,8人上榜的澳大利亚成为被曝光人数最多的国家。

顿时,欧美媒体之外的国际舆论哗然。《人民日报》在2016年10月9日的第8版中评论道:

“欧美媒体在此次事件中也表现得‘勠力同心’,纷纷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运动员犯了任何错误’。

而让这些运动员‘持证吃药’的靠山,便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违禁药物治疗性使用豁免权(TUE)……当前的反兴奋剂系统,或许已经到了应该彻底变革的时刻。”

面对“奇幻熊”的披露,WADA不停的谴责与抗议,但并没有否认名单真实性。其实,对于WADA在眼里贯彻反兴奋剂条例的过程中采用双重重标准的指责,一直都存在。

拿孙杨案为例。就在孙杨案在瑞士仲裁之前,2019年10月,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宣布,美国游泳运动员、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康纳·德怀尔因服用兴奋剂被停赛20个月。有人指出,服了违禁药物的才被禁赛不到两年,而只是不配合检测就要判孙杨运动生涯“死刑”,WADA显然是搞在双重标准。

两届奥运金牌得主康纳·德怀尔

权力明显凌驾于各大单项运动联合会(国际足联、国际田联、国际泳联等),可以双重标准在体坛掀起“腥风血雨”的WADA,其实诞生的时间并不长,并且长期没有存在感。

百度百科上,对WADA的历史沿革列出的条目很少,其成立20年来的历程自然还有很多足印,感兴趣的可以去WADA官网去查询。但百度百科所列条目,反映出了一个基本事实:本来不甚引人注目的WADA,正是借着索契冬奥会并扳到俄罗斯开始迅速崛起。

WADA成立于1999年,其诞生的使命是在奥委会管辖授权下成立一支相对独立的兴奋剂检查机构,规避奥委会下辖的各单向委员会与国家(地区)奥委会既要办活动、出成绩,又要监管药物使用之间的矛盾。

不难想象,只负责“搞事情”的WADA刚一诞生,就迎来了包括国际足联在内的各实力派单向委员会的“冷暴力”。

在这种局面下,国际奥委会前主席雅克·罗格为WADA的生命延续付出了大量的精力。

比如,罗格劝说不久前还是自己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职位竞争对手的庞德出任WADA主席一职。

更重要的是,由于罗格赋予了WADA相对独立的角色。那运营费用从哪里来?实际上,没有国家愿意为WADA掏钱,在成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其所需费用都是国际奥委会支付的。

2003年7月2日,罗格在布拉格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15次全会开幕式上,罗格开始化缘:呼吁各国政府尽快履行交纳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会费的义务。罗格说,由于各国政府所应交纳的会费没有到位,WADA的工作无法进行,甚至面临着生存困难,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有意思的是,来自于当时《中国体育报》的报道,俄罗斯带头,成为了资助WADA最慷慨的国家,而美国、加拿大、亚洲的很多国家则迟迟不愿意交钱。

钱解决了,还要搞定反对派。当年,国际足联(FIFA)主席布拉特和WADA主席庞德互不相让。在罗格的调停下,双方的矛盾在有利于FIFA的前提下得到了解决。

显然,现在回头来看,罗格从一开始就想把WADA打造成为权力凌驾于单项联合会(比如国际足联、田联、泳联)的组织。

罗格曾多次重申,某些单项体育组织如果拒绝接受和执行世界反违禁药条例,这些项目将被禁止进入奥运会。

2012年11月,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日前表示,他支持WADA对使用违禁药物运动员的处罚期限从两年增加到四年。

在WADA快速崛起的这6年里担任主席的克雷格·里迪,之前是英国奥委会主席。在卸任之前,他毫不掩饰对目前WADA手握巨大权力的欣喜,并且仍觉得还有进步空间。他表示,WADA从以往的过于偏重检查,而今后将变为更加重视情报与调查,成立专门的情报与调查部,领头人是原德国警方负责网络犯罪的资深人员甘特·扬格。

值得注意的是,克雷格·里迪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一个体育大国出现兴奋剂违规,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不过他希望今后不要再有类似事件发生,而且值得高兴的是WADA的工作越来越得到各个政府支持,所以未来两年内预算有望提高到4500万美元。财源广进。

03 结语

之前不把WADA放在眼里的各大单项运动联合会,现在要么被WADA搞得灰头土脸(比如田径和游泳这两个奥运会最大的金牌大户),要么噤若寒蝉。

孙杨竟然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药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终止程序。并且对CAS法庭申辩准备的如此不充分。从这个角度看,说孙杨是“巨婴”是正确的。

目前,中国是WADA最大的赞助方(最大分摊费用方是美国)。然而,这种赞助并未给中国的体坛巨星带来任何好运。

俄罗斯著名体育评论员、篮球教练戈梅利斯基对媒体说:

"我认为,前任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让WADA独立寻找赞助方。WADA找到了赞助方,而现在,请姑娘吃饭的人要求她跳舞,WADA是找到了赞助方,但赞助方有自己的政治目的。"

戈梅利斯基对罗格的指责,显然包含了自己的国家立场。但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6年间在世界体坛掀起“腥风血雨”的WADA,继有了独立的运营资金渠道,独立的上诉权、司法豁免权之后,现在则要建设自己的情报机构。

这必将大大超过体育的范畴。

WADA新任主席,波兰人维托尔德·班卡

不过也有一种声音认为,随着WADA改组,自2020年开始由波兰人和中国人担任主席和副主席等要职,这很可能预示着WADA踩了一脚刹车,咄咄逼人的态势和双标会减缓。

然而,即便如此,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体育大国,在体育形象上已经遭到重创。特别是作为中国一号体育明星的孙杨,其体育生命不但宣告终结,并且将身负道德谴责直至终生。

上一篇:CAS仲裁报告:孙杨不想让样本被带走 检查官建议

下一篇:没有了